网站首页新闻公告 | 企业邮箱 | 中文版 | ENGLISH

搜索

友情链接:

山东核电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鲁ICP备10005248号-1  |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烟台  |  后台登录

新闻中心

>
>
>
褪不去的汗迹:国核设备人的坚毅与力量

褪不去的汗迹:国核设备人的坚毅与力量

分类:
新闻头条
作者:
浏览量
——国核压水堆示范工程项目部采访见闻
 
        七月底的胶东大地,烈日炙烤的每一个角落,仿佛都要被瞬间融化。作为采访记者,我们随车来到位于山东荣成的国核压水堆示范工程项目部公出,抵达恰是中午,打开车门,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令人禁不住窒息与眩晕。环顾四周,地平线上几乎处处能够看得到太阳炙烤下所散发出的热流,额头、脸上的汗珠瞬间就开始噌噌地往下滚落。
 
        去往示范工程现场的路上,就已经能感受到一种比这“天儿”更为火热的状态:巨大机器的轰鸣激荡着周围的每一寸空气,打桩的敲击声带着强烈的节奏感和重金属感,似乎带动着周围每一颗沙粒,让人能够明显感受到那种震颤。工人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干着不同的活儿,却出其不意地做着一个相同的动作:甩汗。脸颊上的汗珠被挥甩在地上,渗着沙土,竟形成一抹水斑。
 
        项目上的同事王刚示意我们先进办公室,抬头看去,项目部的办公楼构造简单,没有过多的装饰。不由想,这种房子,不会被晒透吗? 
 
        进去后,第一感觉就是喧闹。没有轻声细语,同事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有的在盯着电脑,有的在研究图纸,还有的在与分包商讨论问题,有时因某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却又忽然哈哈大笑,随行的王刚有些不好意思的告诉我们,在项目上待久了,说话嗓门都高。紧接着却又自豪的告诉我们,别看我们整天因为某个问题吵的像个“仇人”,但生活中,我们都像兄弟一样团结。
 
        这种兄弟情,不只体现在生活中,工作上依然如此。王刚笑着告诉我们:“我们项目上的人都是‘一岗多能’的大神。因为人少,工作又忙,所以我们需要经常性地帮其他兄弟做事。管安全的兼职下文档,管技术的干点质量的活这都是常事。一般发到项目的文件都很紧急,而刘经理又忙,所以现在我们都自觉地把发来的文件提前处理,只留最后一步让刘经理签字。总之,一切以把工作干好为目的,这样才有效率”。
    
        项目上虽然人少但个个都是“好汉”,效率高从不延误工作;虽然岗位不同,但都一心为公不分你我;有这种工作态度,不团结、不亲爱才怪哩。
 
 
        
(CV底封头前的示范项目全家福)
 
        空调在嗡嗡作响,室内依然闷热,平时不怎么流汗的我,此刻也是汗珠密布。来到休息室,模糊中看到了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是CV车间师傅们。刚打了一个照面,就是震惊,这些人是经历了什么?曾经面容白皙的徐丙瑞,只有带防护眼镜的那部分能看出颜色;半敞着衣襟的彭飞,从头到脖子,都泛着焦红;车间主管谢建强,文静淡然的身姿被粗犷黝黑代替,这里的世界,到底怎么了?
 
 
 
                                          (国核设备钢制安全壳CV生产车间师傅在示范现场)
 
        简单聊了两句,我们便坐在休息室等着今天的第一位受访者,示范项目部经理刘西永。不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我们应声离座,从门外进来一个长得不高,身材微胖的青年人,“不好意思啊兄弟,会比较多,让你们久等了”,刘经理边和我们握手边说道。可没等落座,他又歉然说:“你们在这先坐会,我去把会议总结做完就来。”
 
        这一等,就等到了国核联队的午饭。在示范项目,吃午饭,是要坐大巴的。由于我们一行人的到来,原本紧凑的大巴变得拥挤,项目部副经理王军涛跟彭飞直接坐在了车的水箱上。王军涛本算文人,如今更像一介武夫;彭飞有说有笑,一边却又是汗如雨下。
午饭过后,跟刘西永、王军涛、王刚、王增高等同事坐在办公室进行了采访。
 
        刘经理告诉我们,除去公司调来的,在示范工作的还有12人,大都是30岁左右的青年,有的孩子刚会叫爸爸,有的孩子还未出生,有的甚至还没有度完婚后蜜月,因为要来现场工作,不得不离开家里的妻儿。他说,在这里工作,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光鲜,不是每天坐在办公室吹冷气指挥分包商干活就行,“在这里工作,承受着工作跟家庭带来的双重压力。”
 
       “是什么支撑你们继续留在现场?何不跟公司申请回本部?”我问刘经理,以为会听到诸如“为国家为核电事业奉献终身”之类的回答。
“领导让我们来这里,是信任我们,我们没干好就想走,那还怎么混?” 刘经理却如此说道:“而且公司总部对我们的工作也不断提供支持,我们不能辜负了这份希望。”
 
       “没有公司后方的大力支持,我们CV焊后热处理试验不可能那么快成功”,作为项目部焊接工程师的王刚在一旁说道:“这个试验前期主要由中核二三公司在示范现场组织进行,从3月开始到4月底,前后共进行了13次焊后热处理试验,但结果均不能满足设计要求。2015年4月25日,公司领导决定该试验由我公司在厂内主导进行。4月27日,公司成立了焊后热处理试验小组,由杨总牵头进行各部门无条件配合,历经一个多月的时间,方才通过了示范业主、国核联队、示范监理及上海院的认证。”
 
        说着,刘经理拿出了一本工作报表,开始耐心地给我们谈起了示范现场各项工作的完成情况以及工作难点,俨然一个工作狂。
他告诉我们,示范项目与依托化项目相比有了非常大的工艺改变,CV底封头首次采用18根支柱自上而下的组装方式,对整体形状的控制非常困难;CV筒体一环与依托化项目相比,重量为1.8倍,母材厚度为1.2倍,焊缝总长度为2.1倍,金属填充量为4.1倍,而且需要全部进行焊后热处理,而恰恰就是这个热处理工作,目前在世界上还没有类似的经验可以借鉴;CA结构模块板厚由依托化项目的12.7mm增加至14mm,而DP点精度要求却有原来的9.4mm缩至6mm。目前CV底封头主体焊缝已全部焊接完成,CV筒体一环CY1/CY2纵缝已焊接完成,CY1纵缝热处理已完成,CY1/CY2间环缝正在焊接,CV筒体二环CY6板纵缝已完成定位焊,CA20已整体就位至总组装平台,CA01目前也在全面赶工。
 
       我们正满怀欣喜的看着这些成绩的时候,门又被推开,“刘经理该去开会了”。
 
 
 
 
 
 ( 2015年5月26日 CA20_1区组合件翻转竖立)
 
 
        看着刘经理歉然的表情,为了不耽误他们紧凑的工作时间,我们提出去工作现场看看。再次来到施工现场,看到强烈日光下的天地,看到没有任何遮挡下忙忙碌碌的工人师傅,好像并没那么热了。引路的王增高跟我们闲聊时说起:“你知道不?五月份之前的时候我们每天下班想的唯一一件事是啥?那就是今天去哪吃饭!”,在我们诧异的时候,王增高继续说道,“因为我们项目没有食堂,我们就去跟二三公司高温堆项目部搭伙,但咱们项目部下午下班太晚,与人家的就餐时间不一致,所以就没地方吃饭了。”他仿佛在讲一个极为有趣的事,我却心中一酸的问到:“那后来怎么解决了呢?”从他的话中我们知道,后来公司领导针对这个事情跟国核联队多次协商,最终问题解决,项目人员就到了现在的联队食堂就餐。
     
        随后我又向王增高询问了住宿情况,仿佛带着感慨,王增高告诉我们,“现在的住宿条件比以前好了不止百倍!”怅然的神情一转,他又半开玩笑的说:“那时候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家徒四壁’,西永经理跟燕飞经理把条件最差的宿舍抢走了,军涛经理现在还跟我们睡上下铺。”
 
        作为一名90后,难以想象现如今我们的现场同事们还会面临吃不好住不暖的生活现状,我们总是习惯地把眼光投向他们的工作,而忽略了工作之外他们的生存环境。他们才是令人敬佩的英雄,敬佩他们不言苦不言累,虽风吹日晒,仍大步向前的豁达胸襟。
 
 
(国核设备示范项目现场吊装场景)
 
        随着下午正式上班时间的到来,现场同事们也都要去忙手中的工作了,我们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就准备结束今天的访问,在这里多呆一刻,都不自在,大家除了忙着就是忙着,好像只有我们是闲人,想起自身工作的环境,那时真觉得无地自容。想跟刘经理道个别,结果他依然在开着好似没有尽头的问题研讨会,我们只好作罢。
 
        走出办公室,再次往现场走去,又是一股足以使人感到窒息的热浪扑来。但这一刻,那充斥在空气中每一个角落的机器轰鸣和工人的呼吸,都俨然透出一种力量。艳阳依然炽热,施工现场上,工人们脸颊的汗水依旧不断的流淌和挥洒,一抹接着一抹,不断地淌洒在地上,怎么也晒不干似的。
(2015年7月14日 CV底封头完成主体焊缝焊接)
 
        送我们离开现场时,司机赵师傅有些感慨:“三个月没回去啦,我还是挺想家的,下次攒假期,一定回去多陪陪孩子跟老婆。”这些朴素的期盼是这样让人动容,并油然生出一种敬意。在我看来,他们在这里流下的汗水,就是那一抹抹挥洒不尽而永晒不干的图腾。它比这七月的艳阳来得更为绚烂夺目,更为普照旷远;它仿佛能以一股炽灼的光沸腾我身上的每一毫男儿之血,给予我一种行将迸发的激情和力量,让我仿佛预见第三代核电技术正将迎来成功运行之日。
 
        那一刻,我想,这晒不干的汗水,就是我们国核设备人的精神图腾。(文/办公室 李翔 图片提供/示范项目部)